给多家媒体供稿的驻柏林记者埃克纳撰文称,拜仁挖来纳格尔斯曼的目的是摧毁德甲竞争者残存的的任何希望。

  拜仁已远远领先于国内竞争对手,现在又签下莱比锡RB主教练,莱比锡是本赛季唯一有实力的挑战者,这一举动是纯粹支配地位的展示。

  纳格尔斯曼是欧洲最受推崇的年轻教练之一,从未掩饰有朝一日执教拜仁的野心,他来自慕尼黑附近的兰茨堡小镇,从小就是拜仁球迷,十几岁时曾效力于慕尼黑1860,在慕尼黑附近拥有一栋房子,在他执教莱比锡期间,他的年轻家人一直住在那里。

  纳格尔斯曼痴迷于足球,“我经常故意让我的球员不堪重负,我每天给他们10样东西,他们就能学到其中4样东西。”

  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足球,足球不是他的工作,而是他的生活。他的成功部分是因为在俱乐部实施了大量变革。例如,他在霍芬海姆设立了向球员发射球的笼子,球员必须将球传回72个高亮显示区域面板中的一个,以提高反应和精确度,他还在训练场边安装了一堵巨大的视频墙。

  纳格尔斯曼从未踢过顶级联赛,怀疑者将他视为“笔记本电脑一代”,也就是说,受过高等教育但缺乏在球场上与世界级球员交锋的经验。然而,拥有体育科学学位的他已经证明,他不是一个理论化的科学家。

  “对我来说,当一名顶级教练不仅仅意味着指导足球,”他解释说,“这包括同理心。这意味着你可以与一群人交谈,你可以与媒体打交道。”

  纳格尔斯曼比一些球员年龄还小,但从未削弱过他的权威。他的高大身材和声音中的坚定是营造气氛的有用工具。

  虽然对比赛的战术理解帮助他脱颖而出,但纳格尔斯曼只将足球成功的40%归功于战术,60%归功于动力和更衣室的领导力,这种世界观在拜仁这样的俱乐部可能非常有价值。

  因为他认为自己的主要任务是提高球员的表现,而不是参与转会决定,所以他可能不会与高层发生冲突,不像他的前任弗利克。此外,强调人的管理,依靠成熟的成功模式,最近对拜仁非常有效。过去18个月,弗利克没有尝试任何战术实验,他承认球员已经知道如何创造得分机会和有效防守。

  在莱比锡,纳格尔斯曼经常调整阵型,在比赛中随时应变。但莱比锡也是一支比拜仁更需要边线投入的球队,看看他在拜仁是否会对尝试任何新的战术系统有所犹豫,将是有趣的事情。

  抵达慕尼黑之后,纳格尔斯曼的世界将会改变,在现在的俱乐部,他从来没有受到过任何真正的压力,即使在惨败之后,也没人质疑他的能力。相比之下,拜仁教练的工作通常被置于显微镜下,因为高层和当地媒体认为每年至少一两个奖杯是分内之事,纳格尔斯曼在他的顶级联赛教练生涯中没有赢得任何奖杯。